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区块链是什么意思?

2020年09月26日 18:01

区块链是一个信息技术领域的术语。从本质上讲,它是一个共享数据库,存储于其中的数据或信息,具有“不可伪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等特征。基于这些特征,区块链技术奠定了坚实的“信任”基础,创造了可靠的“合作”机制,具有广阔的运用前景。

什么是区块链?从科技层面来看,区块链涉及数学、密码学、互联网和计算机编程等很多科学技术问题。从应用视角来看,简单来说,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共享账本和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体维护、公开透明等特点。这些特点保证了区块链的“诚实”与“透明”,为区块链创造信任奠定基础。而区块链丰富的应用场景,基本上都基于区块链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实现多个主体之间的协作信任与一致行动 。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区块链(Blockchain),是比特币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同时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批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 。

比特币白皮书英文原版其实并未出现 blockchain 一词,而是使用的 chain of blocks。最早的比特币白皮书中文翻译版中,将 chain of blocks 翻译成了区块链。这是“区块链”这一中文词最早的出现时间。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9年1月10日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施行 。

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区块链的安全风险问题被视为当前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短板,频频发生的安全事件为业界敲响警钟。拥抱区块链,需要加快探索建立适应区块链技术机制的安全保障体系。


相关推荐

长租市场,逐渐进入以90后为主导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得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8月11日 11:18

遇见租客网,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

还记得《北京女子图鉴》,女主搬了9次家,从第一套老乡的科研所职工宿舍到高中同学的某高档小区地下室……到最后一个人住视野超好的高档公寓,简直是进阶版毕业生租房史。每个北上广深漂泊的人,不同的是各自的经历,相同的是远离他乡,生活的不易。租房,成为当代毕业生不得不正面对抗的难题。笔者作为亲生的“深飘一族”,也是毕业以后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换过4次房子的人。在深圳生活最大的痛,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堵车”,也不是“被人挤的鞋子都掉了的地铁线”,对于租房的人来说,最大的痛大不过“押一付三”,租房子成了毕业生们过不去的坎。还记得之前吐槽大会上,李诞吐槽逃离北上广,说到深圳“来了就是深圳人!这会不会是深圳引进人才的手段呢?”我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看着深圳这座城市无所适从。当笔者费劲千辛万苦拿到offer,以为心怀梦想,就可以在深圳这所大城市开展一番事业,大展宏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结果却在高昂的租金面前输得一败涂地,被现实摁在地上摩擦,在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换了4次房子,每一次租房都可谓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第一次租房是因为着急找工作,在平台上认识了个二房东就很草率的签了合同,合租,去了之后才发现是间隔断房,隔音效果极差,隔壁住了一对情侣,每天的晚上吵架的声音大到隔着三层楼都能听见,我整个人被折磨到失眠,直到二房东也找了个女朋友住进来,我终于不堪其扰,下定决心搬家。第二次搬家仍旧是合租,这次的房子虽然隔音,但是架不住室友奇葩啊!大半夜喝多了酒又吵又闹,早上又霸着洗手间半天不出来,我这个暴脾气…..还有就是一对爱做饭的小情侣,动不动就把冰箱装满,我连个鸡蛋都塞不进去,真是欲哭无泪,只得感叹,奇葩天天有,今年特别多!最惨的是第三次,只租了三个月,房东在我毫无准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把房子卖了!让我提前搬出去,结果交房又出了问题,墙壁回潮房东执意认为是我损坏了墙壁,要我把墙补好才给我退押金,补就补吧……好不容易买好了漆抽空找了个休息日去补墙,发现房东把门锁换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直接带着我的押金人间蒸发了,打电话给警察说是经济纠纷需要起诉法院,维权道路实在是无比艰辛。直到我第4次搬家,押金仍旧没有退回,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我的第4次租房是在租客网,遇见租客网,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我最称心如意的一次租房,我向往已久的单身公寓,坐北朝南采光好,再也没有跟别人合用卫生间的窘迫了,最重要的是押一付一拎包入住,实在不要太爽哦!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颠覆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这些对于像笔者这样的毕业租房大军来说,直接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拎包即住”等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是帮助我们解决了租房最难心的事儿!另外,租客网联合国内市场各大诚信中介,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毕业生们,尚未配妥宝剑,转眼便是江湖。愿大家能够褪去青涩和棱角的同时,在租客网里能够找到自己欢喜的一隅,在时光里熠熠生辉。

2020年04月30日 14:04

因美国新冠确诊人数破70万,亚马逊将加班费提升至每小时最低34美元

据外媒报道,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美东时间17日20:38,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700282例,死亡36822例。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Bezos)日前在致股东的年度信函中表示,该公司正在开发新型冠状病毒测试方法,并希望最终为全球员工提供定期病毒测试。在信中,贝索斯概述了亚马逊为遏制新型冠状病毒传播而采取的诸多措施,从关闭亚马逊书店等非必要服务到全面改革全食超市(WholeFoods)的运营流程等。贝索斯表示,下一步是对所有员工进行定期测试,包括那些没有表现出症状的员工。贝索斯称,亚马逊在美国和加拿大将员工最低时薪提高了2美元,在英国提高了2英镑,在许多欧洲国家提高了2欧元。而且,付给员工的加班费是正常加班费的两倍,最低为每小时34美元(约合240元),比以前增加了1.5倍。仅仅到4月底,这些加薪就将花费5亿多美元。这场疫情,直接拉动了亚马逊的业绩,因为消费者都在家中躲避疫情,其只能靠亚马逊来购买日常必需用品。周二,亚马逊股价上涨5.3%,达到了创纪录的高位,这也让贝索斯的净资产达到了1385亿美元。进入2020年以后,贝索斯的财富增加了将近2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90亿元)。

2020年04月19日 01:24